- 第一章:Nightmare -

「第二名…又是第二名…」宋敏恩站在公佈欄前遲遲未挪開腳步,她也不是多在乎成績的人,不過老是輸給他就是嚥不下這口氣。

「不愧是世勳!第一名今天請客啦!」一個聲音打斷原有的的寧靜,肇事者正勾著第一名的脖子,他露出靦腆的笑容整理被弄亂的髮絲。

「崔秉浩不要在走廊上打鬧,沒看到你擋到很多人的路嗎?」

「哎西,萬年第二名又再教訓人了,別把你們糾察那套拿來用好嗎?」

「你…算了!」

「秉浩,別這樣,敏恩她當女糾很辛苦的。」

「吳世勳你也一樣,上課了還不快進教室!」看著他們倆進教室後,敏恩再次瞄了榜單一眼,吳世勳!下學期的獎學金是我的。

「各位同學也知道你們即將升上高二,希望你們多花些心思在課業上,尤其一些熱衷社團的適可而止就好。」

「老師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們世勳在熱舞社還不是全校第一。」

「崔秉浩,老師說的是你,人家世勳跟你可不一樣。」全班哄堂大笑,可我卻笑不出來,他,吳世勳,全校模範生兼校草,享盡一切師生寵愛,並且簽約於SM,我們之間不只存在著一、二名的差距。

「敏恩,妳有沒有怎樣?」好友安朴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沒事,蜂蜜而已,洗乾淨就好。」

「真是的!怎麼可以在板溝倒蜂蜜啊?他明知道女糾要評整潔,太過分了!」

「是我太大意了,沒有注意就摸下去。」礙於打掃時間有限,女糾必須在打掃後迅速巡視各班的整潔並給予公正的評分,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處理突發狀況。

「我怕他是針對妳,上禮拜才把妳腳踏車輪胎弄破而已,到底是誰這麼惡劣?我去調八班的監視器好了。」

「沒有用的,走廊經過的人那麼多,我們連犯人的特徵都不知道,而且八班這天一向是打掃完才去上體育課,我去評的時候他們教室內空無一人,基於不在場證明,犯人應該是八班以外的人士。」

「妳怎麼確定他們不是先倒了蜂蜜才去上課?」

「不可能,因為第一批巡的學姐並沒有遇到類似狀況。」代表犯人在學姐經過後與我到達前的短時間內,使用原本應該拿來淋在午餐鬆餅上的蜂蜜作為犯案的工具。

「各位同學,最近校內出現很多有心人士的惡作劇,希望這樣的行為不要再發生,學校已經在著手調查敏恩同學的事情…」之後老師說了什麼我回憶不起來,因為班上一道道憐憫的視線偷覷著我,其實也不是多大的事幹嘛非得搞得人盡皆知?不過是小孩子的惡作劇罷了,比這些更倒楣的事我宋敏恩都經歷過…

「跟妳說平常不要太囂張齁,妳每次都執法過當難怪有人會不爽。」

「崔秉浩,把你的垃圾撿起來,不要讓我說第三次!」

「敏恩,老師叫妳跟我一起去辦公室。」世勳一把撿起地上的鋁箔包往資源回收桶一拋,居然被他丟進去了。

「知道了。」我立刻起身。

「妳走前面吧!」出教室後世勳突然回過頭來把我輕推到他面前。

「不要!」這傢伙是打算趁我不注意偷偷溜掉吧!這樣他就不用拿笨重的教材了,我和他分別是副班長和班長,一起被叫到辦公室是常有的事,但有好幾次他都不在,害我一個人得犧牲下課時間搬教材。

「居然!我是怕妳又被襲擊欸!」

「有勞您操心了,但我不喜歡別人在站我背後。」我重新邁開步伐。

「…整到妳應該說是太容易還是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世勳在後頭嘀咕,原來是我誤會了嗎?不過被保護不是我的作風。

「世勳你終於來了!每次找你都不在,敏恩她一個人拿這些很吃力呢!」老師把兩人份的教材全遞給世勳,他卻輕鬆有餘的接下,虧我還暗自竊喜。

「抱歉啦!之前教務處的事情有點多,我來不及趕過來。」這句話他看著老師卻彷彿是對我說的。

「好了,沒事了,你們回去上課吧!對了!敏恩,以後讓世勳陪妳來辦公事吧!有個男生總是比較安全。」

「…是。」不是吧!叫他陪我?他可是我宋敏恩最大的敵人欸!這種不戰而敗的感覺真讓人不爽。

「怎麼覺得妳好像不是很開心,有人幫妳拿這些不是很好嗎?」他抬抬手中的教材,歪著頭一臉不解。

「給我一些吧!免得人家說我虐待你。」我從他手上抽走一疊書本。

「原來我看起來這麼虛弱嗎?」世勳失笑,那笑容瞬間吸引無數少女的目光,我宛如在她們眼中看見撒落的玫瑰花瓣,真是夠了!

「猜猜我是誰?」下課時間,一位女孩稀鬆平常的走進教室,毫無顧忌的將雙手往世勳眼上一遮。

「學姐,不要這樣,別人會誤會的。」他笑著挪開臉上的手,轉頭過去起身迎接他們舞蹈社的社長大駕光臨,她一身改過的制服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身材。

「好啦!姐姐是來告訴勳兒我們今天要團練哦~」

「我知道了,謝謝您還特地跑來告知我。」

「矮呦~都這麼熟了說什麼敬語啊?」學姐摸摸他的頭,為了配合世勳的身高她整個人快貼上去。

「也太明顯…」我搖搖頭將視線移向窗外,像團練這種小事一般都是請班上同學代為轉達,身為校內風雲人物社長群的一員,她竟然願意放下身段親自走這一趟,吳世勳,你真了不起啊!看來為了你有人連自尊都不要了。

「老師怎麼這麼糊塗?居然把包忘在學校。」有同學將包包放在我桌上寫了一張匿名便條說看到老師去停車場要我趕緊送過去。

「午餐時間還要這樣搞我,快累死了!而且老師該不會先回家了吧!」我走進地下停車場遍尋不著老師的白色轎車,突然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我立刻回到傳來吵雜聲的入口,鐵捲門硬生生在我面前落地,我認得最後出現在縫隙中的那雙鞋…是安朴的,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癱坐在地上。

「怎麼回事?誰把門關了?」一抹修長的身影映入眼簾,他喘著氣看起來非常驚慌。

「吳世勳?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

「嚇死我!宋敏恩妳幹嘛躲在這裡?」

「是你眼睛太大沒看到我吧!」我拍拍制服的裙子起身。

「…那個…我們現在是出不去嗎?」

「看樣子應該是。」

「天啊!妳怎麼不叫外面的人不要關?」

「一我來不及,二關門的是學生,如果我猜得沒錯就是那位近日犯下多起惡作劇的元兇,所以我喊破喉嚨他也不會有所回應。」

「原來如此,那他沒對你怎樣吧!」

「沒有。」

「悲劇,我只是來找老師的包也發生這種事。」

「你說的包是這個嗎?」我提起手上黑色的愛馬仕。

「好像是耶!國文課本然後…愛馬仕!沒錯就是它!」重新整理一下目前的情況,先是犯人拿了老師的包,接著老師發現包不在位置上以為是自己忘了拿,於是指使世勳去她的車上找,同時,犯人在我桌上留下紙條目的是把我引誘我到停車場關在裡面。

「又是衝著我來的…」我一陣哆嗦感到不可思議。

「啊!對了!像這種鐵捲門不是都有設手動開關嗎?找到那個就行啦!」

「我當然知道那個,但是太高了!」我指指被上面撬開的總開關,看來犯人曾經使用過它,不過這高度普通人是觸不到的,他應該使用了工具才能站這麼高,但他也沒笨到會留下任何可以墊高的東西。

「該死!我按不到!這停車場有漏洞啊!」世勳又跳了一次,仍然差一大截距離,他這種身高優勢大概沒嚐過此等屈辱吧!我嘗試打手機不過在地下室連電話都撥不出去,網路當然也是連不上,這裡是深山嗎?哪有收訊這麼差的。

「沒辦法了!妳坐上去!」他突然蹲下來拍拍肩膀要我跨坐上去。

「開玩笑嗎?我穿裙子欸!你終於瘋了嗎?」

「不然妳有更好的方法嗎?」第一名他現在非常認真的看著我,像是在責怪第二名只在乎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我知道了,快點結束這場鬧劇吧!」

「你行不行啊?我覺得我快跌下去了!你不要晃啦!」

「所以我不是叫你抓緊我嗎?手給我!」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我整個人重心不穩摔到地面,痛死我了!我揉揉後腦杓想起身卻發現身上多了一股重量。

「吳世勳,你不要壓著我!很重!」我抽出被壓住的雙手想推了他一把才發現四周居然一片漆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敏恩對不起…剛剛突然地震,我沒有辦法保持平衡,怎麼這麼黑?」世勳倒吸一口氣趕緊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然後像是意識到摸著腰哀嚎。

「你的神經傳導會不會太慢?看起來只是淤青沒什麼大不了的。」

「妳不要這麼專業好不好?不!妳幹嘛這麼冷靜!現在的狀況是地震造成了停電欸!所以現在連開關都失效了嗎?」

「很聰明,事實就是如此。」

「不~我要死在這裡了嗎?」他一臉生無可戀的往後一躺,雙手掩面有一段時間我還以為他哭了。

「總之先去找找車上有沒有什麼東西。」他突然坐起來從口袋裡掏出遙控器,翻臉跟翻書一樣快,應該說短時間就振作起來有種少年漫畫的熱血,等等我在想什麼啊?

「你記得老師的車停在哪嗎?現在我們可是盲人視角。」

「當然記得,而且這邊並沒有那麼暗,我想地下室為什麼會漏雨就是這些縫隙惹的禍。」我抬頭一看果然有細微的陽光照進來,眼睛適應黑暗後反而覺的物體的形狀挺清楚的。

「但是你也不用牽我的手啊!停車場就這麼大你還怕我迷路嗎?」

「我知道妳不會迷路,但…怎麼了?」他轉頭過來看著停下腳步的我。

「剛摔到的地方有點痛,能用走的嗎?」

「妳怎麼不早說?摔到哪裡了?」

「那是老師的車吧?」我拿走他手上的遙控器上前按了一下車子立刻響了一聲。

「是老師的車沒錯,但是妳把它鎖起來幹嘛?」他一臉好笑看著我然後又按了一次遙控器,接著走到前坐打開內車燈拿出醫藥箱。

「暈~怎麼連這種東西都有?」

「找包時發現的,看來老師是一位很謹慎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她只給我遙控器。」

「的確,一般都會跟車鑰匙圈一起的,可惜不能發動車子撞開鐵捲門。」

「敏恩,這是賓士不是戰車好嗎?讓我看看受傷的地方,是背對吧?」

「是後腦杓…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往背上一摸,這種像血一樣的觸感讓我背脊發涼。

「妳制服背後都破了,肯定傷到了吧!」

「要擦藥也是我自己來!」我搶下他手中沾了藥膏的綿花棒,吃力的伸向受傷的地方。

「還是我來吧!妳都沾到衣服了。」他將原本衣服破掉的的縫口撕開,倒了生理食鹽水。

「呀!別毀了我衣服啊!」

「沒辦法,我得清理一下傷口,總不能叫妳脫下來吧!妳如果穿上制服外套應該就不至於流血了。」

「我覺得沒必要穿就放教室裡,倒是你難得穿得這麼整齊。」我調侃他一身整齊的服裝儀容。

「妳又不是不知道中午有女糾會巡,我已經被抓過兩次,再被抓到就要記警告了。」他關上醫藥箱將自己的制服外套脫下來披在我身上,然後捲起袖子繞到後車箱拿了礦泉水遞給我,意外地,他知道我要什麼,包括我因為緊張會肚子痛的胃藥,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落的第二名,但現在的情況我顯然是勉強自己冷靜,連他也看出來我是在逞強。

- 未完待續 -

人在衰,天在看

這兩個人...

月下老人幫你牽線首先你得強迫卡關

靠北 連我自己都覺得弔詭 有辣薩咪訝啦

絕命終結站等一下要去領便當的概念

拍狼就先用黑衣人保護當事人吧(是Kai 在柯南的戲分超重 還有隱藏版翹臀(喂

世勳整個王子樣跟恭也君一樣好帥

根本一毛一樣啦乾32643234.png討M原來是同一個人

黑王子7可能要等 已腦內未動筆

姐現在all in在樂童200%中文作詞

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了 我覺得我就是走文青路線啊

每天在I want you really I mean really自以為英文很好

Because I’m happy不行嗎(不要Pharrell Williams

耶嘿世勳飯快浮出吧32643288.gif 

我的開頭too much請見諒 第二章要去Iris那裡看哦 敬請期待

今天有種淡淡的哀傷 伯賢兒 這麼勵志的故事竟然是真的 我也要去把個男神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ei

CB

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溫蒂
  • 世勳奴那飯來報到了!((踢正步

    世勳的角色設定完全就是適合暗戀的好對象
    是深夜孤單寂寞時會在你腦海裡跑個不停的那種帥學長
    是激起你內心無數漣漪的來源

    一想到吳世勳要替女主角清理背上的傷口
    就覺得當女主角福利真好((欸
    接著自動帶入自己這樣((Shut up


    噢!伯賢的故事真的太勵志!
    然後男神真心不好把
    感覺不如直接去廟裡請一尊土地公回家或許還比較快((?
    (某種層面上來說土地公伯伯也是男神啊!)
  • 溫蒂堪比世勳後援會第一把交椅XD

    抱歉世勳就是這麼完美的男人(已手指捲曲
    我個人覺得無數漣漪應該是大海嘯的程度了(#
    不知不覺就把它弄得好少女漫
    一不小心就會翻白眼了XDDD

    居然XD但是背受傷很痛苦啊
    每次都要輕解羅衫請人家擦藥(夠了

    原來如此 土地公是有土地的男神
    悲劇 沒有女神的姿色只能建廟
    乾脆去拜註生娘娘比較快 直接送妳老公兒子(也太快

    Mei 於 2014/06/20 16:45 回覆

  • 悄悄話
  • Panda。Yuling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樓的留言我...我笑趴了。

    帥學長形象真是深植人心!!!!
  • 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營養XD

    勳兒好感度爆錶的節奏
    感謝Panda的浮出呦ヾ(*´∀`*)ノ

    Mei 於 2014/07/05 17:12 回覆